金银星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chapter 1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  
  
  
  许溪舟静静坐在沙发里,垂着眼,抵着额,用十分平淡冷静的声音对温槿说。
  
  那双平日里总是装着光般灿烂明朗的眼眸此刻幽暗深邃毫无波澜。似乎离婚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有情绪波动的事。
  
  
  
  坐在他对面的温槿狠狠一怔。
  
  虽然知道这一天会到来,却没想到会来的这样突然。
  
  
  
  这是他和许溪舟结婚的第七年。七年以来,不说如胶似漆,却也算是相敬如宾。
  
  他们之间没有婚外情,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对感情撕裂破碎极大的事情,连矛盾也是近两年才慢慢出现。
  
  
  
  许溪舟说离婚,两个人却好像都没有那么难以接受。似乎就是缘分尽了,不顺路了,理所当然该分开走了。
  
  “喵呜~”
  
  突兀的猫叫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。它似乎被他们的动静吵醒,睡眼惺忪的蹭了蹭温槿的腿。温槿愣了愣,僵硬着将它抱起来放在膝上,用手轻轻抚着他的脊背。
  
  猫儿似乎觉得舒服,又叫了一声才依偎着温槿眯上眼。
  
  
  
  温槿掩饰般垂眼盯着猫儿柔软的毛发,神色不明。又默了半晌才颤着眼睫看向他,轻声问:“你是……认真的吗?”
  
  
  
  和许溪舟在一起那么多年,温槿知道他是怎样的人。他决定了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还会有转圜的余地呢。
  
  再确定一下,只是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。
  
  
  
  许溪舟沉沉看了他片刻,又将目光落在他怀中已然沉沉睡去的猫身上,才缓缓道:“是。”
  
  温槿眨了眨眼,眸色沉静,见他神情坚定认真,也没有多做纠缠,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颔首道:“好。”
  
  
  
  要做个识时务的人,懂得进退。
  
  毕竟这种时候,不做纠缠才是对这段婚姻最大的尊重。
  
  
  
  去民政局那天的风很暖,天空也很蓝,阳光明媚如初,像极了七年前他们来这里领证的时候。
  
  
  
  许溪舟和温槿从里面出来时正值正午。
  
  
  
  许溪舟是演员,工作量很大,行程也很忙,这几年尤甚。两人聚少离多,在一起的时间远没有普通情侣一半长,或许这也是矛盾的根源所在。
  
  但许溪舟都不去追究的事情,温槿自然也没资格再去细究。更何况现在都离婚了。
  
  
  
  不过看许溪舟来去匆匆的样子,大概他连离婚的时间也是挤出来的。
  
  
  
  “……wai……猫,我已经接走了,下午星宇会去别墅把我的东西搬出来,房子写的是你的名字,就归你了。”
  
  星宇是许溪舟的助理。
  
  
  
  他们结婚后财与物都是分开存储使用的,给对方送的礼物什么的当然不必算在里面,所以离婚的时候也没有财产纠纷。
  
  
  
  许溪舟说完,也没再多说什么,移开眼,淡声道:“我还有工作,就先离开了。”
  
  “……等等。”温槿动了动唇,有些为难。
  
  许溪舟脚步一顿,回头定定看着他,情绪晦暗。
  
  温槿扯着唇角笑道:“其实没必要把房子留给我,本来就是你出的钱,我拿着并不合适。”
  
  许溪舟静静看着他,失笑道:“你就是想和我说这个?”
  
  
  
  温槿哑然,垂下眼,低声道:“……哥,你把房子收回去吧。”
  
  许溪舟闭了闭眼,微微扭了下头,眼底漫上一丝自嘲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再转过头来时,眸色又是那般冷淡寂静。
  
  
  
  “送给你的你就拿着。如果不想要卖了也行。”许溪舟淡淡道。
  
  “我还有工作,你打车回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  
  
  
  他说完没再等温槿反应就已经大步走至车前,然后拉开车门极速离去,像是在躲避什么。
  
  温槿看着他的车逐渐远去,某些压抑许久的情绪才缓慢的蔓延上来,像是无数攀着墙生长的毒丝,严丝缝合的裹住了温槿。
  
  
  
  所以最终,他想留的人留不住,爱的人也还是爱不好啊。
  
  
  
  他仰望了这么久的星星,也只是短暂的光临了一下他的城堡。又急着赶往下一场盛宴。
  
  他不是许溪舟的良人,这一点从他和许溪舟在一起开始他就该明白的。
  
  温槿,你当初去害他干什么啊?
  
  
  
  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
  如许溪舟所承诺的那样,下午星宇就带人过来搬他的东西了。
  
  温槿就在一旁帮着整理,未免他落下什么重要的东西,毕竟许溪舟的东西没有他比别人更清楚。
  
  星宇很早就跟着许溪舟了。年轻时是个大条开朗的大男孩,现在结婚了,有了妻子,也变得沉稳了许多。许溪舟是个念旧的人,这么多年也没有换过他。
  
  星宇也是为数不多的一路看着他们走过来的人。
  
  他从许溪舟那里听说他们两个离婚的消息时还不信。甚至觉得小两口吵架而已,耍耍嘴皮子谁不会啊。直到许溪舟真让他带人来搬东西。
  
  
  
  星宇有苦难言,几次欲言又止,看到温槿后更是有一箩筐话想说,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,他一个外人总归是不好插嘴的。
  
  他就是太惊讶。年少那会儿,除了许溪舟身边那些势利眼的朋友之外,许溪舟和温槿,无疑是他们这些人里面最令人艳羡的一对了。
  
  无下限的宠溺与偏爱,无理由的维护与关心。感情里不是一方的付出,而是两人共同给予彼此的独特。
  
  七年了,本该稳定下来了才对。
  
  
  
  星宇跟了许溪舟那么久,自然也清楚许溪舟的脾气。如果不是真的走不下去了,许溪舟绝不会这么莽撞的做决定,更何况还是在婚姻这种事上。
  
  所以星宇才更不好在他们两人中间说什么,毕竟中间发生了什么,他们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,谁也不知道。他不可能无理由地站在许溪舟这边,也无法不负责任的去指责他们中的任何一个。
  
  
  
  许溪舟这人,不吃回头草。
  
  所有人都知道。
  
  这一离婚,就是再也不见啊。
  
  
  
  “温槿哥,那你以后还住在这里吗?”星宇涩然问道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