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银星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一百一十六章:峰回路转归故处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三界山的上空飘起了雪,鞭状的风将它们吹得斗转。今年的雪下得格外得早,真正的严寒却远未到来,林守溪站在藏蛇村荒废的阁楼上,可以望见天地的辽阔。
  
  他与慕师靖不似师尊那般拥有极高的境界与神行的法器,可以仅用两日就从神山来到这里,他们的南行之路靠的唯有双脚,山茫路遥,不知何时才能抵达。
  
  越过茫茫三界山,抵达藏蛇村时已是午后,天空昏暗,难见日光。
  
  慕师靖立在深阁前的月台上,指着下方的幽潭,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初醒时斩双头蟒的威风,林守溪的脑海中浮现出少女立在蛇头上,挥刀斩下的场景,也笑了笑。
  
  雪天,空中不见鸟影,小憩片刻后,同是黑裳的少年少女沿着山道走下,绕过深潭,穿过藏蛇村,走入了无边无际的荒地里。
  
  “你师尊临走前有和你说什么吗?”林守溪问。
  
  “无非是告诉我,入了神山之后我该何去何从,顺便叮嘱我要听话,路上也别欺负你。”
  
  慕师靖说到这里,难免心生不满,“我实在不明白,师尊为何对你这个外人这么好。”
  
  “嫉妒了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我只是劝你莫要恃宠傲物,免得遭至殃灾。”慕师靖冷冷道。
  
  林守溪不理会她的讥嘲,他隐约觉得,这位白狐裘的女子只是认错了什么人,将一份虚无的情感放到了他的身上。
  
  他的手轻轻抚摸过湛宫的剑鞘,想着它何时再次亮起,给自己艰辛的旅途一点安慰。
  
  林守溪本已放弃索要湛宫了,一来她要北行,越往北越危险,传说北方的山脉藏有苍龙,冰海藏有古神,哪怕是她,也需神剑护身,二来他虽与小语失联了两日,但他知道小语是神守山附近的大家族,只要抵达神山境内,应不难寻。
  
  但她将这两柄剑留给了他们。
  
  只是虽拿回了湛宫,但它也再未闪烁,仿佛寂灭的星。
  
  林守溪也做过很多猜测,他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湛宫斩杀时空魔神之时被邪神污染,原本剑中可以勾连两地的‘宇’之力被阻断了。
  
  小语联系不上自己,想来也是极伤心的吧……林守溪已可以想象她穿着火龙睡衣跪在剑前,敲门般敲打剑鞘,因得不到回应而泫然欲泣的模样了。
  
  等到了神山就好了。
  
  “你这眼神与师尊倒有些相似。”慕师靖侧过头来,打量着他。
  
  “是么?”林守溪回神,“你倒与你师父不太像。”
  
  “当然,我若真与我师尊像,现在吃苦头的可就是你了。”慕师靖讥道。
  
  “除你之外,你师尊还有其他亲传弟子么?”林守溪无视了她的讥讽,问。
  
  “我哪里知道。”
  
  慕师靖对于师尊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知之甚少,甚至十多年过去了,她都不知道师尊的名字,小时候她也偷偷翻阅过师尊的书稿,除了一堆看不懂的文字外,她只识得‘宫主’二字,她猜测这是师尊的尊称之一。
  
  “你觉得我师尊如何?”慕师靖忽地问。
  
  “很强大,强得深不可测,她击败三花猫时甚至只用了纯粹的剑术,像她这样的人,哪怕在这个世界也应是凤毛麟角的存在。”林守溪猜测,她应也是人神境,甚至可能比小语的爹娘更强。
  
  “别装了,你知道我问的什么。”
  
  “嗯……很漂亮。”
  
  “倒算诚实,没有装腔作势的。”慕师靖夸奖了一句,也说:“我以前就想过师尊去了幂篱后会很美,但还是没想到竟这般好看。”
  
  林守溪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。
  
  先前他们始终活在她的威压之下,自无心讨论这些,此刻南归之路迢迢,自然闲聊了起来,林守溪虽已见过小禾、慕师靖、楚映婵这样的绝世美人,但依旧为她所惊慑了,这种美是不同的,那是神性的美,若说少女们是极地冰雪中盛放的雪莲或罂粟,纤柔娇艳,那她则是风雪掩映间的琉璃古楼,雍容神秘。
  
  “嗯,你师父欺负你的时候尤其好看。”林守溪也知她软肋。
  
  “不许再提。”慕师靖羞恼,“否则我将你天天抱着猫女的事告诉小禾。”
  
  “小禾不会相信你这种妖女的话的。”
  
  “那试试?”
  
  “……”林守溪觉得这对话很熟悉,犹豫之后无奈道:“行,我们都不说。”
  
  “果然很怕老婆嘛。”慕师靖笑盈盈道。
  
  “我现在更怕你。”林守溪叹气。
  
  慕师靖不知在想什么,笑意微凝,她别过脸去,过了一会儿,道:“小禾小禾,总听这名字,听起来和个小丫鬟似的。”
  
  “你师尊不也叫你小慕么?你也是丫鬟?”
  
  “那这个小禾真名是什么?”
  
  “为何要告诉你?”
  
  “小气。”
  
  谈话声渐小,某一刻,他们一同心有灵犀地回眸,藏蛇村与三界山不知不觉都已在远处,成为风雪中的阴影了。
  
  但他们看不到,三界山的孤岩上,有一片‘雪’徘徊不去,直到他们真正走远,才随风飘向北方。
  
  ……
  
  世界远比他们想象中荒凉。
  
  污秽的泥地、腐蚀性极强的雨水、黑色的溪流、四处横生的妖浊、成片成片的黑色山脉、废墟遗迹……它们一同构筑成了这个荒凉的世界,与之相比,看似贫瘠的三界村宛若仙境。
  
  当年人类的先祖不知是怎样从这片土地中跋涉而过,找到神山的。
  
  林守溪与慕师靖虽依旧常常斗嘴,但路过一些沼泽险滩之时他们依旧会默契地噤声,这些沼泽地中常常藏着丑陋而凶残的怪物,一路走来,他们已联手斩杀数头妖物,还分食了一头树魔的丹果。
  
  三界村时,林守溪鲜有安静修炼的时刻,如今虽身处污浊荒野,他反而得到了安宁,开始潜心修习自己的炼鼎之术。
  
  清光鼎已融入他的身躯,坐照自观时可见其夔纹般的‘面’和其中的赤色鼎火,他在自己的内府中安静燃烧,等待着开炉的一刻。
  
  慕师靖对于这等歪门邪道嗤之以鼻,休息之时哪怕取出诛神录翻阅也不屑与之为伍。
  
  傍晚时分,他们一同翻过了一座千疮百孔若蜂巢的大山,在大山之中寻到了一处废弃的庙,于是有了夜宿之处。
  
  这里干燥得多,已没有了雪,只是风大得吓人,来到庙门口时,林守溪的脸都被吹得发硬。
  
  这片腐朽的山过去应也和三界村一样,是人类的聚集之处,后来不知怎么被摧毁,只剩下了一片废墟和这座孤零零的破庙。
  
  进了破庙,慕师靖终于解下了背上的包袱。
  
  “这里面都是什么?”林守溪早就对这个包袱感到好奇。
  
  “都是师尊临别前赠我的驱邪之物。”慕师靖说。
  
  “这么多?”林守溪看着鼓囊的包裹,有些吃惊。
  
  最令他吃惊的是,这其中大都是木雕的小物件,且都很新,看上去甚至像是临时取木削制而成的……难道说,这是她昨夜特意做的?
  
  “嗯,昨夜师尊嘱咐我山遥路远需多加小心,还问我,是要三句路途上的忠告还是几件驱邪的法宝,我要了法宝。”慕师靖得意地说。
  
  她很了解师尊,估计所谓的忠告也是猜谜似的字眼,哪有法宝来得实在,她连装都懒得假装,直接选择了法宝,唯一的问题只是师尊当时很受打击,脸色不太好看。
  
  “你真是你师尊的好徒弟。”林守溪竖起拇指。
  
  “当然,我可是道门唯一传人。”慕师靖说。
  
  她从包裹中取出一个木铎,让林守溪去挂在屋檐下面,然后又取出了两张纸符,对联般贴在残破不堪的门柱上,她动作很小心,生怕一用力将柱子弄塌了。
  
  做好了保护措施,两人才回屋掩门,准备迎接稍后的夜色。
  
  像这样的破庙,供奉的神当然不会是什么正经神,此时摆在林守溪面前的,也只是一个奇形怪状、表面开裂的像,像的头颅鬃毛大张,探出一对牛似的犄角,身躯瘦可见骨,背部却有着一对臃肿的肉翼。
  
  慕师靖坐在这尊的神像的背上,小鞋褪到一边,垂着双腿冥思修行,林守溪则在神像下打坐,慕师靖恰在他正上方。
  
  林守溪想着未来要做的事。
  
  回到神山之后,他要先通过宗门之考去见楚映婵,询问小禾的所在,接着去神守山附近寻小语,至于镇守交待的‘寻找诛族之剑’一事他也记得,只是这柄神剑目前只存在于传说中,他没有一丁点线索,还有就是……杀了季洛阳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